您的位置: 玉门信息网 > 健康

魔纹道 第十一章-连见VS黄羽 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6:08

魔纹道 第十一章:连见VS黄羽 下

桌前,两个人深思的看着五十枝山茶花,虽不动、不语,眼神中却散发出阵阵肃杀。

“空戒师兄,你觉得他们之间还能有第三场吗?”

“阿弥陀佛,xiǎo僧看不出。”

夜浮冰摇头一笑,这第二场是两人对决当中定胜负的一局,因为黄羽的精神力在昨天就被大幅度消耗,再加上刚才对决,他此刻的状态,已经跌落到低谷。虽然赢了一场,可是形势依旧处于不利状态。

以空戒的眼里,绝对不会看不出来。如果黄羽在这第二场赢不了,那么第三场,定然处于必败的局面。

夜浮冰相信,以黄羽此时的状态,自己对上他,也有一战之力。

连见动手了,右手在花中拂过,顺势拿起一支半开的山茶插入花瓶中。空空的花瓶,在连见插入一支花时,花儿竟像出水的白莲,傲然矗立在正中央,一diǎn也不倾斜。

第一步,就让人无从下手,因为山茶在正中心,所以接下来,第二支入瓶绝对不可以碰倒第一支,而且入瓶后,还不能毁掉此刻的协调感。每个人都想在,这第二支换做是自己,要如何落枝,可是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黄羽就开始动手了。

食指对准花枝一钩,一枝盛开的山茶飘上来,黄羽食指与中指夹住花枝,然后手一挥,花枝悠然落入瓶中,倾斜在瓶口。这枝山茶落下,不仅没有动摇连见的那枝,反而因在盛开状态下,更增添了几分生命的气息。

众人一下子释然,原来只需要巧妙利用三种花朵状态,就可以游刃有余的相互周旋,看来连云白选择这三种状态的花蕾,是别有用意。

没有思考的时间,连见也拾起一朵盛开的山茶,插入花瓶,与之前黄羽的那束笔直对立。

众人大吃一惊,因为连见这一束落下,正好与黄羽之前那束成掎角之势,压制了他自己最开始插入的那束半开山茶。

下一束,黄羽选择了完全是花蕾的山茶,从两束盛开山茶的正中央切入,当山茶完全落入花瓶,花枝靠在瓶口时,连见又在其对面插入同样是花蕾的山茶。

整个瓶口,顿时是模仿我的插法,却形成了五芒。五芒之上为**,上、下、左、右、前、后,现在缺后,可关键是后位要如何落枝。五芒已达到一个平衡,如果找不出后位,下一只花插入,定然破坏整体局面。

吕娜见此,暗叹。看来他是一开始就打算用五芒禁制,连续两次计算出黄羽的行动,精神层面,确实比他高出一筹,这个五芒现在换做是我,我也难以破局。

空戒和夜浮冰的脸色,也是一阵叹息,看来他们也是破不了,难道黄羽只是第五步就要落败了吗?

我冷笑一声:连见,你已经没有和我比试第三场的机会了。

第六枝是盛开的山茶,当它落入瓶中时,五芒瞬间被破坏,也没有形成**。可是惊异的是,整个花瓶没有一丝平衡被破坏的感觉,每束山茶之间,充满了协调。

连见瞳孔一缩,他万万没想到黄羽竟然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破除了五芒,而且这一束山茶落下,竟然让每枝山茶连成一个整体。

要如何入侵进去?连见额上流出几滴冷汗,观战的众人也都大吃一惊,虽然都不明白黄羽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他们明显感觉到,这个花瓶内,已经很难再插入一束花,虽然还有很大的空间。

第七枝,连见没有再随着黄羽用同样状态的花朵,而是选择了花蕾,插入后有些画蛇添足的味道,可是增添了一分生机,也未破坏整体的和谐,却明显落入下风。

一个人在被*的不得不做出新的选择时,心总是会动摇的。

然而如此一来,难题却又返还给了黄羽。这一枝落瓶,如果带出了全新的局面,那么连见就此落败。

第八枝,众人的神经也都随着局面的发展牵动着。但是黄羽也和连见一样,插了一枝无关紧的。

在众人看来,确实无关紧要,就连在吕娜的眼里也是如此,可是在连见眼中,却空出了三个漏洞。

第九枝,连见填上一个,剩下两个顿时暴露在众人眼前,这下就连罗康结都看出了这两处的所在,心道这xiǎo子估计要完了。

第十枝,我手指夹着山茶,双眼看向连见,而连见看到这双眼睛时,预感到有不妙的事情将要发生。

‘你一定认为刚才剩下了三处破绽对吧,其实是四处才对。’我对连见笑了笑,将手中的山茶插入瓶内。

“什么?”连见大吃一惊。本来应该落枝的两处漏洞,却没有落下,黄羽这一枝却更将整个花瓶中的山茶串联成为一个整体。严格来説,那两处插不插,都已经无所谓了。但是连见还是拿起一枝,他的手依旧很稳,却迟迟的无法插入瓶里。

最终,在众人的注目下,连见还是将花枝插入。因为不插,那么连续两败在黄羽手中,这对他的心境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可是插进去,那最后一处还是由黄羽动手,也改变不了他落败的事实。即便如此,他依旧选择了插入这枝山茶,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这样或许还有希望,就算是黄羽插入最后一处。

我欣然的拿起一枝山茶,准备落下胜利的最后一步,可就在此时,我停顿了一下,发件一件好玩的事,将手中的山茶插入了另一处,这一变故不仅是连见,就是观战的众人都大吃一惊。

连云白在座位上猛的睁大眼,原本即将结束的战局,因为黄羽这一步延伸,竟然又衍生出一丝不协调的感觉,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丝不和谐的感觉已经不再是刚才那最后一处漏洞,可是又看不出是在哪里。

我将这枝山茶插入后,转身找了张凳子坐下。

‘来吧,连见,最后这一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哪。’连见呆呆的站在那,他现在已经明白黄羽的用意了,而且不仅是他,吕娜、惜花、逐月等人都明白。黄羽的做法,等于是在毁掉连见的道心。他将唾手可得的胜利,转变成为一道题,等于是在向连见挑战,如果连见找不出这最后一处,道心不仅重创,今日挫败的阴影定会让他永远生出不敌黄羽之感,并且很有可能修为从此再无进取。

反之,如果连见将这一处找了出来,説明他确实比黄羽技高一筹,那如此以来,对黄羽来説也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连见并未弃权,眼神不住的在空隙中挑选,头上的汗越来越多。

其实花瓶中的空隙,至少还能插入七八枝,可就是无从下手。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观战的人已经有不少人流出了汗,因为他们也在洞察,最后的一处在哪。可是看来看去,最后也只能摇头叹息,这已经不是他们这种层次能触及的领域

连见闭上了眼,一动不动,像似睡着了一般。

罗康结道:“哎,这还要等多久,要是一直找不出来,难道就一直这样吗?”

诗律道:“好好看着吧,最多还有两个xiǎo时就能分出胜负了。”

“为什么啊?”

诗音道:“一个被砍掉手臂的人,人还能继续活下去,活很久,可是断掉的手臂,几天就会腐烂。所以剪下的花枝,只有五个时辰的时间能保持容颜,之后就会凋谢。虽然插入到水瓶中,却也只是延长了花期而已,可是桌子上的山茶可延长不了,五个xiǎo时依旧是黄金阶段,过了这个时间,连见如果还未找出来,那么他也同样输了。”

诗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沮丧,她的精神在恢复,因为在今早,有人这么对她説了一句话:你可知道,这世上,强的人不是只有噬魂一个。

看着黄羽坐在凳子上悠然的样子,诗音咧嘴笑了笑。

正午到了,五个时辰降至,桌山的山茶已经在渐渐失去光彩,柔柔的阳光照射进来,虽不热,却像火一般,当阳光照在花瓶上时,瓶中的山茶像是被燃烧了一般,最中央的那束半开的山茶竟然在微微的绽放,而其周围的山茶也同样流光溢彩,破绽在这一刻显现出来。

连见睁开眼,抬手插入最后一枝。

花枝间的缝隙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填的满满的,连一片落花残瓣都飘不进去。连见松了口气,额上的汗渍已经风干了不少,然后缓缓向黄羽走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两张凳子之间,隔着一张茶几。

两人无话,连见拿起一个茶杯递向黄羽,而黄羽,却站起身来,拿起茶壶。

“这是怎么事?”罗康结脸上泛起惊异,剩下的人也都搞不明白。

连见累了,把杯子递给黄羽,他的做法,没有人不会不明白,然而黄羽觉得像是理所应该,真的站起来为其斟水,这个场景如同是下人伺候主子一样,吕娜嘴角一扬,两人的第三场较量开始了。

安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吉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沈阳癫痫病医院
安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吉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