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门信息网 > 科技

重生之天才萝莉不好追 第一百八十三章 蓝色矢车菊与风信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2:22

重生之天才萝莉不好追 第一百八十三章 蓝色矢车菊与风信子

蓝色车矢车菊的故事:

普鲁士皇帝威廉一世的的母亲路易斯王后,在一次内战中被迫离开柏林。逃难途中,她和两个孩子被拿破仑的的势力追赶。

她发现路边盛开着的蓝色矢车菊花丛,于是把两个孩子藏在花丛里,并且用这种花编成花环,戴在九岁的威廉胸前。花环使得孩子们保持安静。

后来威廉一世加冕成了德意志皇帝,仍然十分喜爱矢车菊,认为它是象征皇室的的吉祥之花,而它的花语是——遇见。

“我生活在自由之中,

我在空旷的大方开花。

我说原野上的小花,

名叫蓝色矢车菊,

我爱大气和天空,

我点缀着美丽的大地。”

影月慢慢走近远处的房子,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她听到了悠扬的歌声,待她找到声音的来源时,发现西南方向白色凉亭里,棕色的摇椅上躺着位一位老夫人,中长的黑色头发散落在白色的披肩上,这是一幅异常和谐的画面。

听到脚步声后,老夫人的歌声停止下来,然后她睁开了双眼,影月确定这人就是叶思青了,因为叶婷婷有着一双与她一模一样的眼睛,只是两人眼里所蕴含的是不同的东西。

据说跟外公年纪相差不大,但她保养的确实非常好,明明快六十岁的人,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她的双眼看向影月的的时候,充满善意及怀念。

当影月走进凉亭的时候,叶思青站了起来,影月发现她的身高比自己还要高上个5厘米,不知是不是在这里呆的久了,皮肤也类似于D国人的白皙,招呼影月时的双手修长细致,身型较为丰满,原来也是位非常有情趣的美人,怪不得外公愧疚了一辈子。

“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夫人的表情由惊喜瞬间转为低落,甚至落寞。

“我知道,外公也已经离去了,希望您能保重身体

重生之天才萝莉不好追  第一百八十三章 蓝色矢车菊与风信子

。”影月也是非常担心老人的身体状况。

“你恨我吗?”老人继续问道。

“不恨,因为您也辛苦了。”影月非常的善解人意。

“好孩子,坐过来些,啊,你去把东西带过来吧。”老夫人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便叫管家拿东西去了。

影月小心应付着,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影月向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之中谁先忍不住开口,那么她就输了先机,所以影月一直在欣赏这个庄园的风景。

“你喜欢什么花?。”发现影月似乎很喜欢这里的风景,老夫人温和的问。

“风信子,蓝色风信子吧。”影月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

蓝色风信子是所有风信子的始祖,若要让凋谢的蓝色风信子重新开放就必须剪掉枯萎的花朵,有重生的意味,它的花语是生命。

关于风信子有一个传说:

太阳神阿波罗与宙斯的外孙许阿辛托斯关系很好,西风神很妒忌。在一次阿波罗投掷铁饼时,西风神把铁饼吹向许阿辛托斯头部,导致许阿辛托斯的意外死亡。

血液从许阿辛托斯的头部流出来,滴落在草地上,不久那里便开出串串的花朵,而阿波罗为表示歉意,以“美少年”作为花名,直译是“风信子”。

“看来我们都喜欢蓝色。”老夫人笑容满面,慈爱温柔,如果不是因为影月对她抱有怀疑,肯定也会被她的表象给迷惑了。

“夫人。”管家把东西抱过来后,影月一看,原来是一架古筝。

“这是?”影月不解这是何意?

“它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但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叶思青抚摸着琴身,陷入了回忆中。

“我们老一辈就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当年我宁愿学钢琴也不学这个,它陪了我这么多年,我却没有好好弹过,你能给我弹一首当做我们送别的礼物吗?”

叶思青缓缓的说着,似倾诉,似怀念。

影月点点头,管家也帮她把古筝架好,影月想了一会儿便坐好,影月才坐下,眼神就变了,叶思青仿佛回到多年前,那时他们还年轻,他也是这样弹给她听的。

“真不愧是他教出来的孩子,很有他当年的风范。”叶思青看着影月非常喜欢,影月也笑着接受。

没有过多的言语,影月就跟叶思青告别了,出了庄园时,她看到有个人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于是便跟管家说到:“非常感谢,但我自己回去就好,您辛苦了。”

果然管家刚离开一会儿,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影月停住脚淡淡的看向那人。

大约五十岁,身形偏胖,典型的D国人长相,带着一副无框眼镜,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眯着双眼,上扬的嘴角,这人很危险。

这是影月的第一印象。

“嗨,美丽的姑娘,可否请你喝一杯咖啡,我保证是加糖的!”那人走近后朝影月挥了挥手,影月发现他带着白色的手套。

影月没有问答,现在陌生人倒是越来越自来熟了,难道她的脸上写着“我想跟你走”的字吗?

“我保证会准时送您回去,这是绅士的准则。”虽然这人说的非常诚恳,奈何影月就是不点头。

“好吧,我对您非常感兴趣,当然我会给您相应的回报。”那人继续引诱影月。

“哦,等价交换吗,我考虑一下。”影月对他的话题有了兴趣。

“那请您上车,或者我也可以跟您走。”看到影月有意向合作。那人显然很开心,他指着远处的观光车看着影月。

这人竟然是坐观光车来的,有趣。

两人坐在后座,司机问道:“请问两位要去哪?”

“那么你想去哪呢,我今天都有时间?”那人看着影月,但是影月却没有回复。

“请原谅我的无礼,重新介绍一下,我是Rolf,很高兴见到你。”Rolf认真行礼,不会因为在车上而减少半分,他把右手白色手套摘下,然后再伸出右手,影月看了他一眼,礼节的握了一下手。

“南宫影月。”她回答说。

“你跟我设想的完全不一样,这就说明我的研究方向是错误的。”Rolf的坦然,却让影月心里咯噔一下。

叶思青都在跟她打太极,这个人,如果不是对自己太自信,她是想不到对方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大教堂吧,我对那里非常感兴趣。”影月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建议。

“没问题。”此时Rolf的心里也有了计划,两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目的地。

两人下车后,Rolf自动尽职尽责的充当影月的导游,在这个国家,所有的教堂进去都是免费的,只有参观其他厅室或是登顶就需要一些费用。

亲眼所见,才能够理解,为何这座大教堂需要花费600年的时间才能建成,影月跟着Rolf一起登顶,两人眺望着整个城市的样貌以及风光,久久不言语。

影月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人物,引得Rolf的注意力一定是有人跟他说过自己,但他在叶思青门外隐藏的样子,看来是不愿意让叶思青知道,他跟自己有过见面。

在D国停留过,并且有机会认识Rolf的人,南宫欣然?曾雁平?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其他人,南宫欣然并没有见过她另一半的灵魂,所以,Rolf一定是见过曾雁平,而以叶思青刚才试探的样子来推测,她也并不知道真实的自己,那么就有可能:Rolf见过曾雁平,并且曾雁平告诉了他自己得所作所为,于是作为心理学家的Rolf就对自己感兴趣?

为何这个推论有点接近真相呢?

“他伤好了吗?”影月突然问到。

“那个人很厉害,我虽然还没破解他的催眠术,但已经找到让他醒来的办法了。”Rolf显然对于那个催眠曾雁平的人也很感兴趣。

催眠术?

原来赫你还会这个啊!

不过现在看来,曾雁平还在Rolf这里,不然他就不会说“已经找到让他醒来的办法”!

“今天的表现,你还满意吗?”影月看着正在研究帽子的Rolf调皮的问。

“非常满意,那么作为交换,我会让那个秘密到我这里为止。”Rolf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然后就跟影月告别,但是他要求影月一个月要回答他三个问题,影月同意了。

Rolf离开后,影月也打算去找李飞昂他们,只是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赫,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临汾治疗睾丸炎医院
临汾治疗龟头炎方法
临汾治疗龟头炎费用
临汾治疗龟头炎医院
临汾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