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门信息网 > 育儿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56章

发布时间:2019-10-18 23:51:15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856章

在镇里听完镇上的工作汇报并且吃完午餐后,陈兴一行便开始下乡,此行陈兴会走访六个山村,但真正留下过夜的,只会选择其中两个山村,作为市长,尽管他想将所有的贫困村都一一走遍,但他的时间有限,这一趟下来,能在召良县考察五天,已经是他所能安排出来的时间极限,再多呆一两天,其他工作都得耽搁了。

陈兴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兴林村,同小云镇的多数贫困村一样,兴林村也是山区村,因为交通不便再加上村里没有可发展的副业,这里的农村除了种田外,并没其他收入,而因为气候条件所限,兴林村的水稻更是只有一年一熟,而村里尽管有大量田地,但都是山田,不适合大规模的机械化种植,想要靠种田致富更是不可能。

“市里的其他县市,像三江市等靠近沿海的县市,水稻都是一年两熟,召良县因为海拔高,气温比起市里其他地方偏低,水稻只有一年一熟。”车上,于致远同陈兴随口聊着,他以前还不知道这事,以为召良县和市里的其他地方一样,水稻都是一年两熟,后来到了召良,听本地人讲起,于致远才知道这么个事实,当时还颇为惊奇,毕竟召良县也是属于江城,同一个市里的农作物种植差异竟然有这么大,于致远觉得很不可思议。

比起于致远的见识,陈兴在这方面的见闻可谓是见多识广,毕竟是当过多年领导的人,又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干过,以往在望山市,那同样是个山城,同一个市里,不同的地方也有水稻一年一熟和一年两熟的区别。

车子沿着环山公路行驶着,在一段上坡路时,前面领头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几辆车子也只能跟着赶紧踩刹车,不过也只是片刻,前头的车子很快又恢复行驶。

“怎么回事?”于致远嘀咕了一句。

很快,前头就传来了消息,一只野生的穿山甲突然从山路边的峭壁上窜了上来,车子险些就碾了过去,开车的人只能赶紧停住。

前头的人还在说着话,于致远这边已经看到了穿山甲,神色颇为兴奋,“市长,您看,穿山甲,这是野生的,很少看到。”

“确定是野生的吗?会不会是有村民饲养的?”陈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话一问出来,陈兴就知道自个这问题问得多么白痴了,要是饲养的,可不会这么放出来,这一转眼跑没了,养殖的人损失就大了。

于致远不知道陈兴自个已经有了答案,还是很肯定的答道,“市长,不可能是饲养的

,没听说过召良县这边有人能饲养穿山甲,倒是这里的山区,野生的穿山甲不少,在咱们市里也都挺有名的,有些酒店就专门从召良这边高价收购野生穿山甲。”

“穿山甲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竟然还有人敢捕猎,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陈兴摇了摇头。

“山区里的人穷,再加上金钱诱惑,肯定会有人敢乱来,不过主要一点也是没人管,警察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随时随地知道有人在山里捕猎野生穿山甲。”于致远道。

陈兴闻言,也只能点头承认这是个事实,山区的面积广袤无垠,人一钻进山林里,就如同一粒沙子进了江河,又有谁能知道有人在捕猎穿山甲。

往窗外看了一眼,那头野生的穿山甲在山坡上又露了个头,眨眼间又消失不见,陈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野生的穿山甲,心里颇有些感慨,现在自然环境破坏得这么厉害,也就只有在山区这些自然环境保护较好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野生的保护动物出没了。

车子继续沿着环山公路行驶着,约莫又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就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兴林村,而从兴林村往里去,还有两个山村,同样也都是贫困村,其中位于山里最深处的落云村,更是全县最穷的村落,陈兴今晚会在落云村住一晚。

县里的一个扶贫项目就落在兴林村,是一个农业大棚项目,种植金线莲,这是珍贵的中草药,素有‘药王’‘神药’之称,也能直接当成补药炖汤吃。

金线莲并不容易种活,野生的金线莲更是少之又少,因为金线莲往往在还没成熟时就被鸟类给啄食了,所以想要采摘到野生的金线莲实在是难上加难,因此市面上卖的所谓野生金线莲,其实大都是大棚种植出来的,不过尽管如此,金线莲依然能卖出高价,因为金线莲对生长环境要求十分苛刻,哪怕是大棚种植,也不可能大规模供应,这也决定了金线莲的价值。

陈兴在一干人的陪同下参观金线莲的大棚种植项目,这是由镇里申请,县里核准的扶贫项目,前后投入了几百万,而这些钱,自然是从县里的扶贫专用基金里出,市里面,也给召良县的扶贫基金下拨了上亿的财政拨款。

“镇里投入这个大棚项目,除了请市农业局的专家进行种植指导外,大棚日常的种植和打理、维护,都是请本村的村民,因为效益好,我们给村民开的工资也高,一个月有两千八的工资。”镇长黄海东给陈兴介绍着大棚项目。

听到村民的工资有两千八,陈兴也不禁十分高兴,两千八的工资在城里不高,但在农村,特别是还是兴林村这样的山区农村,显然已经不低,最主要的是村民还能就近在家门口工作。

“去年年底有不少外出打工的村民回家过年,听到我们这大棚有这么高的工资,有一些人都不想出去了,就想着进大棚工作。”镇委书记高小波也不失时机的插了句话,这种能在领导面前露面的机会,他这个镇书记可不能让镇长给抢光了。

“不错,这一个扶贫项目算是十分成功了,要是山区农村能多一些这样的好项目,何愁农民不脱贫。”陈兴感慨道,想了想,突然又问道,“这个种植金线莲的项目能进行复制吗?”

“市长,这恐怕不行,我们请教过市里的专家,目前就兴林村这一带的气温土壤最适宜金线莲生长,再往里头一点的落云村,别看它跟兴林村直线距离不到一千米,但金线莲在落云村就是种不起来。”镇长黄海东道。

“看来这金线莲对外部生长条件的要求十分苛刻了。”陈兴点了点头,一脸惋惜,这样的大棚种植项目要是能够大规模复制,那么,在召良县所有山区农村都上这个项目,那可不失为一个脱贫的好办法。

陈兴和县里、镇里的一干人在大棚里参观着,不远处,纪一菲默默的观察着陈兴。

宁波治疗白斑的医院
新乡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阜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宁波治疗白癫风医院
新余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