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门信息网 > 育儿

沙尘之锁 第十一章 一次奇特的交易(下)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8:39

沙尘之锁 第十一章 一次奇特的交易(下)

目睹了如此诡异可怕的变化,就连意志刚强的爱德曼男爵和见多识广的黑尔德兰会长也不禁感到头皮发麻。对蛆虫天生具有恐惧感的维罗妮卡夫人更是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松开手指,任由群星之主的雕像滚落在地。

梅林艾弗里用尽全部意志力,才让自己没有朝落地的雕像投去目光,而是指着水晶瓶里面的变异血样,继续侃侃而谈。

“在记载了失落文明的典籍里面,我曾经读到过一些令人不解的内容。在上个纪元,诸神的权能还未失落,神迹屡有显现,而炼金之殇出现的次数和受害者的数量却远远大于我们这个纪元。我不敢相信,难道诸神也对这种毒素束手无策吗”

“超凡神力对于某些炼金术造成的损伤,确实难以救治。”黑尔德兰会长用低沉的声音说,“我曾经见到过一位导师因为实验事故身受重创,虽然从公会宝库里立刻取出了医疗神器加以救治,但是他最后依然不幸身亡。”

“这是超凡神力的弱点,即使是诸神行在凡间的那个年代,应该也不会例外。”艾弗里满意的接续下去,“根据我的推测,秘银诅咒就是炼金之殇的原材料,而从一个棘手的诅咒转变为令人绝望的毒素,这其中必要的催化剂就是超凡神力。”

“居然把超凡神力作为催化剂,多么邪恶的炼金术这实在是无法形容的亵渎啊”黑尔德兰会长忍不住半是厌恶、半是感慨的大声说。

以那个失落的上古文明的炼金术发展层次来说,亵渎神明的行为肯定不只是这一起,不过艾弗里很明智的紧闭嘴巴,把目光投向了脸色铁青的爱德曼男爵。

荆棘花家族的掌控者花费了几分钟时间,把艾弗里的说法从头至尾分析了一遍,然后无奈的承认,这确实是最大的可能。“铁大师,您刚才说过,维罗妮卡的生命不会就此结束,是这样吗”

“我确实说过。”艾弗里点了点头,不过表情上却没有任何轻松的地方,“但是男爵阁下,恕我直言,您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会非常沉重。”

爱德曼男爵的嘴角勾勒出自嘲的弧度,“有多么沉重的代价呢难道您打算成为考文垂的新主人”

艾弗里给吓了一跳,连连摇头,“当然不是,男爵阁下,我想都没想过”

“那就没什么了,金钱、权力、财富,只要您说出来,荆棘花家族一定会为您办到。”爱德曼男爵始终紧绷的面庞放松下来,“您一定看得出,维罗妮卡对我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只要她能够恢复如初,我愿意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

黑尔德兰会长的面颊抽搐了一下,眼底不由得燃烧起一丝野心的火焰。这是个难以想象的慷慨承诺,如果换成他是铁大师的话,借此机会不难成为考文垂的真正掌权人

不过很显然,艾弗里没有这样的野心,他只是耸了耸肩膀,“没那么夸张,男爵阁下,世俗的财富对于一位真正的药剂师来说,从来都不是重要的东西。这样说吧,如果给我一段时间的话,用贵重金属和宝石堆满这处庭院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这当然是艾弗里在夸口,不过无论爱德曼男爵还是黑尔德兰会长都没有怀疑。一位炼金宗师站在艾弗里身后的大人物当然能够做到这件事情,而且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任何时候,只要炼金宗师开口索求,无尽的财富就会滚滚而来,毕竟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而宗师级的炼金药剂往往就意味着第二条生命。

看到自己这番夸口起到了作用,艾弗里暗暗松了口气,回到桌边,挑选了一张洁净的羊皮纸。“首先,是一些必要的融金术原料。”他一面说

沙尘之锁  第十一章 一次奇特的交易(下)

,一面在纸上写下了十多种价值不菲的贵重原料,其中包含了人鱼之泪、莫提古古的垂怜和黄金树叶片,让一边正在探头查看的黑尔德兰会长不禁脸色发白。

爱德曼男爵的表情就平静得多,他发动传讯术,吩咐达拉斯管家打开城主府宝库,按照羊皮纸上的内容准备物资,然后转过身来,“如果这就是请宗师级药剂师出手的代价,那简直太低廉了。铁大师,接下来还需要准备什么”

“一间绝对不会有人打扰的密室,除非维罗妮卡夫人的伤情突然恶化,不然我至少需要四个小时独处的时间。”艾弗里缓缓说出了第二个要求。当然,这是最容易做到的要求,为了缓和第三个要求带来的惊愕。

爱德曼男爵点了点头,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要求。站在铁大师身后的那位宗师级药剂师不愿意表明身份,否则铁大师根本用不到以出售低价药剂为诱饵,引诱药剂师公会雇佣人手打探消息,最后还选择匿名加入。

即使是在帝都,一位宗师级药剂师也足以成为任何豪门鼎族的座上嘉宾,甚至觐见皇帝陛下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第三个要求嗯,说起来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但是男爵阁下,您知道的,对于宗师来说,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们的兴趣”艾弗里利用提问的方式,说出了他的第三个要求。

“珍稀的融金术原料,来自上古典籍的神秘配方,或者”爱德曼男爵突然停顿了一下,目光朝着滚落在地的群星之主雕像看去,“蕴藏超凡神力的物品”

艾弗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说得对,男爵阁下,这都是能够打动宗师级药剂师的好东西,不过前两者凭借雄厚的财力,总是可以弄到的,只有神力物品除了那些最古老的贵族之外,就只能靠着幸运之神巴拉罕的保佑了。”

爱德曼男爵这次迟疑的时间有些长,他看着脸色越发灰败的维罗妮卡,后者的眼神也在连连闪烁,陷入了难以抉择的困难境地。宗教信仰和生命比较起来,哪个更为重要这是个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出回答的问题。

艾弗里了解的叹了口气,语气温和的继续说下去,“并不是非要这尊群星之主才行,只要是蕴藏神力的物品,或者残破的神器都可以。男爵阁下,您是帝国西境的军事长官,又是考文垂城邦的执政官,荆棘花家族声名显赫,该不会找不到另外一件神力物品了吧”

爱德曼男爵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最后脸上漾起了一抹苦笑。他确实拿不出另外一件神力物品。荆棘花家族虽然这些年声名鹊起,俨然成为帝国西境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是在财富积累方面还远远比不上那些古老家族。

确切一点的说,就是底蕴不够。

换成是钢铁公爵的波士顿家族,都可以拿出一件神力物品作为次女出嫁的嫁妆了。

看到爱德曼男爵的脸色苦涩难言,维罗妮卡夫人终于咬了咬牙,作出了决定。她或许不能迅速衡量出一生的信仰和生命哪个更重要,但是她清楚的认识到,当丈夫的脸上浮现出痛苦和自责的表情的时候,她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痛着。

这个重要的砝码让维罗妮卡夫人心中的天平倾斜了。她闭上眼睛,向着群星之主默默祷告片刻,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闪烁的明亮光辉让人心生敬畏。

“请您去做准备吧,铁大师。”维罗妮卡夫人轻声宣布说,“以天上诸神的名义,无论最后能不能挽回我的生命,群星之主雕像都是您的了。”

哈尔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哈尔滨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哈尔滨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哈尔滨治疗宫颈炎方法
哈尔滨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