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门信息网 > 时尚

迎着初升的太阳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8:13

干青睡得正酣,猛听有人喊:“哥,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了。”

此时,东边的天际才刚显一线红。晨风习习,吹拂在身上,凉幽幽。水面泛起涟漪,拍击在堤岸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干青咕哝一声,口中只道:“别闹,还早呢。”说完,又沉沉睡去。

以往在街上的家中,此时正是呼呼大睡的好时机。

柏青笑了笑,拢起蚊帐,折叠妥当,上下瞧了瞧,见人都已走了,还是硬起心肠,又大声叫喊道:“哥,快起来,别个都走了。”

昨晚,母亲清洗完自己,又拿出蚊帐,被单,上了堤面。见两个伢儿都已睡去,母亲笑一笑,悄声扯起了蚊帐,又把被单盖在伢们的肚子上,站了一会儿,这才下堤进房去睡觉了。

今日凌晨,母亲起床磨了镰刀,又摸黑去摘回蔬菜,这才提起茶壶,出门上工去了。

今天是割谷的第一天,也算“双抢”开始了。

柏青睡到凌晨,习惯性地省转过来,看了眼身边的哥哥干青,这才悄无声息地走回家中去做早饭。饭做熟,才上堤叫喊哥哥干青。

干青这才睁开眼,揉了揉,也是上下瞅了瞅,疑惑地问道:“人呢?”

柏青笑道:“还早?姆妈她们都快割几分田的谷了。”

干青忍不住“啊”了一声,赶紧起身去撒尿。刚掏出小鸟,又觉不妥,又赶紧缩回去,四处搜寻,见没得厕所,面上显了惊慌。

柏青见了,笑道:“乡里人屙屎撒尿,没得那多讲究。你没听人说,屙尿不看人,看人屙不成的话吗?你还是入乡随俗,随便解决算了。”

干青犹豫了一下,这才走到护坡上,专心小便了。搞完,蹲下身子,洗了下手,这才走上堤面,走到竹床前,站着,看着对面的柏青。

柏青笑笑,开口道:“别站了,赶紧回家吃早饭,帮忙去割谷。”

干青问:“妈呢?”

柏青道:“早去了。我们吃了快些送饭姆妈吃。”

干青“哦”了一声,弯腰去抬竹床。

昨晚的一番悄悄话,令干青懂得了蛮多,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象以往样浑浑噩噩了。而弟弟柏青的能干、懂事、体贴,更显出了自己的无能、懵懂、粗心,自己也真该为家里分点忧了。

回到家中,干青开口问:“柏青,你会剃头吗?”

柏青反问:“你不要包菜头了?”

干青笑道:“包菜头是好,可要有人喜欢嘚?你没看到昨晚上,别个看了都瘪嘴,搞得我都要钻地洞了。”

柏青露出少有的欣喜,一蹦多高,嘻笑着去了前面。不一会儿,柏青又回来了,手上多了个红布包。走到桌边,一一摆开,拿起围兜,笑着说:“来吧,哥。”

干青惊问:“你还真有?”

柏青得意道:“这都是我要伯伯买的。伯伯的头也是我剃的。”

干青问:“你的呢?”

柏青答:“姆妈。”

干青这才坐下,等待柏青剃头。

还别说,柏青的手艺真行,三两下就剃完了。

剃完头,干青自去洗脸刷牙收拾。头上没了那多负担,干青觉得头比以往轻松多了,人也显得精神了不少。

兄弟二人吃过饭,锁好门,拿了工具,饭食,迎着那初升的太阳,有说有笑下田去了。

共 11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通过清晨这一角度,展现了农家一天开始的生活细节,塑造了年青一代的农民形象,兄弟俩的性格差异以及深情厚谊都得到淋漓尽致的描写。但感到主题再集中些会更吸引读者。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7-20 09:19:46 问好了,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7-20 18:0 :1 多谢,我很喜欢这样的编按!摆优点,指缺点,能让人有所方向,知其不足在哪里,而不是一味地吹捧。而这,也才是编按的真实目的!祝夏安!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国仁医院开车怎么走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京国仁医院怎么搭车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